苏子

一边画画一边写文一边掉粉的卑微超气人博主。


小目标就是希望粉丝今年超过1500!

# @aniy 生贺!!!迟到啦!!!

#包含自己负能时候对生活的理解。

#很丑,很ooc。

——————

  为什么帕洛斯会变成那样的人呢。
  
  
  卡米尔思考了很久。
  
  
  
  帕洛斯对于他的童年是闭口不提的,就算偶尔提及到了也只是转移话题,他不想回忆那阴暗的过去。帕洛斯为了还清父母欠下的赌债,他被卖到遥远的雷王星上,然后孤零零的一个人陪着把他买过来的老人,老人也算和蔼,他说他用全部积蓄买来帕洛斯这个小孩只是为了找个人来陪陪他,好让余生没有什么遗憾。帕洛斯终于在那时候体会到了一点爱,然后这点爱被生活碾碎了,帕洛斯记得他最后一次眼睛噙着泪水的时候是老人家被不讲理的家伙们揍到断气,帕洛斯的眼睛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的。最后帕洛斯知道那个老人也不过只是为了摆脱一些困难,然后演了一出戏甩掉帕洛斯。
  
  
  帕洛斯开始丢弃他原有的所有东西,他觉得行骗才是最后唯一的选择,然后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坠入深渊,但是帕洛斯不后悔,他还挺乐呵的。
  
  
  ——直到他被关进监狱然后逃出去找不着路的时候,他逃到了一个后花园里,里面零零散散就只有几丛鲜花,大多数的还是孤单的站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独自盛开,完全没有诠释出美的真谛。帕洛斯气喘吁吁地随意坐在地上,他抹了一把汗水,心里想着这些花儿居然跟他有点相似。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黑发蓝眸少年被推到这儿,然后关上花园大门,帕洛斯定睛一看,他好像是雷王星的贵族,再仔细一看,咦,蓝色的眼睛。雷王星贵族都是紫色瞳孔的,除非他是被人唾弃的私生子。帕洛斯笑了起来,他的身体下意识走到了那个少年的跟前,男孩子抬眼看了眼他。
  
  “你是?”
  
 
  “我是帕洛斯。”
  
  
  “..卡米尔。” 
  
  
  两个人这么稀里糊涂认识了,帕洛斯第一次觉得交朋友这么好玩,他坐下和卡米尔谈了会儿话——其实只是帕洛斯单方面在说而已。
  
  
  “我真的好想死啊,有时候是这么想的。”
  
  帕洛斯身体往后仰,双手撑着草地,他抬起头看那白云飘过去,蔚蓝色的天空跟卡米尔的眼睛有点像,但没卡米尔的这么好看,太阳的光没有那么柔和,它刺激得帕洛斯只能眯着眼睛。帕洛斯说,卡米尔看着他说。
  
  “我也试过失声呐喊,哭得稀里哗啦去解压,甚至拿刀子往自己手上割,但是最后受伤的难过的还是自己,所以会有着一死了之的想法——至少我不会累了,我会很舒服。”
  
  卡米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然后我就又想着,死亡的一瞬间会很痛苦,活着至少还会轻松一点,我可不想去体验那种痛苦,就算它只有一瞬间。我为了生命,会不择手段——你不要怕我啊,我不会对你下手的。”
  
  以后卡米尔再回忆起他的这一句话,才反应过来这里开始帕洛斯就为自己和他设计好一切了,这都是骗局。
  
  在最后卡米尔抱着帕洛斯说解脱了的时候帕洛斯想着也许是解脱了,两个人安安心心的说了句晚安然后就被回收了,到最后帕洛斯松手了,卡米尔抓不稳帕洛斯,帕洛斯是自由的。
  
  “...我不这么认为。”
  
  “嗯?”
  
  “生活它其实是美好的,也许是你把它想的太糟糕了。”
  
  卡米尔想想自己的大哥。
  
  “大概吧,我无所谓,它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样。”
  
  帕洛斯耸肩,他觉得这位私生子可能是没有体会过从底层社会打拼上来的感觉。
  
  “帕洛斯。”
  
  “嗯,我在,怎么了?”
  
  一个衣衫褴褛因为磕磕碰碰身上到处都是伤痕,一个衣冠整洁白白嫩嫩脸色红润,两个人本来就不应该做在一起——就连见面也是不该的。
  
  “没什么。”
  
  
  “嘿,你是在寻我开心吗?算了。”
  
  
  卡米尔在帕洛斯要走之前拽住了他,然后对他笑了一下,帕洛斯觉得自己看见了天使。
  
  然后帕洛斯也对他笑了一下,礼尚往来。
  
  
  他们很久都再也没有见过面,之后又相遇时,两个人已经被世界冲干净了对对方的印象,再问到的时候,两个人只是默契的回答:“他看起来很熟悉。”

       
         他们不知道对方的笑成为了对方对未来打拼的目标,他们想的未来是美好的,盛开的花海,暖阳,还有对方。

评论 ( 7 )
热度 ( 67 )

© 苏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