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

“我知道失望永远大于期望但是我还是选择去期望,方翔锐展逸文我等你们回来,让我们再看见更好的你们。”

[坤农]两个颜控的恋爱

💡两篇合起来。

💡贼短,稍微黄了一点。

——

  
  
  陈立农是个恶魔。
  
  
  是个表面小可爱内心大狡猾的恶魔。
  
  
  但是陈立农的笑脸总能让人愉悦起来,跟他住同一个寝室的林.制霸.彦俊说过估摸他的室友是一个天使,但是一段时间后林彦俊这个制霸也承认这个恶魔的可怕了。
  
  
  “他的狡猾是你们不能想象的。”
  
  
  
  “好啦林彦俊你个烂人闭嘴啦!”
  
  
  
  这么可爱的口音,很难让人觉得他是一个狡猾的恶魔。
  
  
  ——
  
  
  相反的,蔡徐坤是个天使。
  
  
  
  他就不一样了,他更狡猾,但是他是天使。
  
  
  
  他长得好看,谁都愿意被骗,正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朱正廷拽着范丞丞的衣服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会说:“真正的蔡徐坤比xxj还皮,真的。范丞丞你还吃??我们天使容纳不下你又重了二十斤的身体!!!”
  
  
  
  ——
  
  
  
  然后某一天,他们两个就遇见了。
  
  
  
  
  Justin扯扯陈立农的衣袖:“农农,他就是那个很——有名天使,蔡徐坤。”
  
  
  
  
  陈立农只顾着便利店里面的草莓牛奶,他没听到Justin在念叨什么,他眼里只有草莓牛奶——那是他觉得超级无敌十分肯定美味的宇宙最最最超级好吃反正比Justin这个xxj吃的东西健康的——草!莓!牛!奶!
  
  
  
  
  农农:啊?Justin你在嗦森摸。
  
  
  
  
  
  蔡徐坤顿时就不高兴了,他那洁白无瑕纯洁阔爱的翅膀也是陈立农这种恶魔能忽视的?天使们与生俱来的骄傲是因为自己有一对美丽翅膀。
  
  
  是,确实不能忽视,范丞丞想。那掉了一地的毛哟。
  
  
  
  “喂。”
  
  
  
  “昂。?”
  
  
  
  陈立农抬眸,蔡徐坤才知道什么叫做心动,扑棱一下翅膀就张开了,又掉了一地的毛。
  
  
  
  范丞丞:我的天哪老大你收敛一点儿。
  
  
  
  陈立农:你好噢,请把这些毛扫干净才比较礼貌噢。
  
  
  
  ——
  
  
  范丞丞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老大居然会把羽毛扫干净。(。
  
  
  ——
  
  

  “这种事情是要按照缘分啦。”
  
  
  
  
  爱神尤长靖说。
  
  
  
  
  “一顿海底捞。”
  
  
  
  
  “好的成交!” 
  
  
   
  ——
  
  陈立农接下来几天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压迫,那股眼里闪着诡异红光并且向自己射来箭的家伙一定是个很可怕的家伙,所以陈立农干脆就在寝室里待了个三天三夜,三天三夜陈立农就在房间里嘬了一堆草莓牛奶,林彦俊感觉自己快要被这种味道熏死了然后就把陈立农赶到了外面 。
  
  
  
  
  “林彦俊我跟你讲!!你这个人超烂!!要不是这里有堵墙我早就过去打爆你的头!!!”
  
  
  
  卜凡探出头:你们年轻人一天到晚尽整这些花里胡哨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东西。
  
  
  
  农农:要你管啦!!
  
  
  
  然后就啪嗒啪嗒晃着尾巴跑了。
  
  
  ——
  
  
  蔡徐坤:计划通。
  
  
  
  林彦俊:我jio得好像有点不妙?老天野啊我的面包没有了!!!我的面包!!!
  
  
  
  农农:…?我感觉我好像被人诅咒ne。
  
  
  ——
  
  
  “陈立农你完蛋啦..。”
  
  
  
  陈立农发现自己出来没有带着人民币,虽然作为恶魔但是也不能用抢的——毕竟自己可是个好孩子。大概是这样的,这只未成年的小恶魔愉悦地晃晃尾巴。
  
  
  
  然后他就趴在便利店玻璃上撅着屁股看里面摆一排草莓牛奶。
  
  
    
  蔡徐坤就这么撞见了眼馋的小恶魔。
  
  
  “喏,给你的。”
  
  
  蔡徐坤扔给他一罐草莓牛奶,陈立农有些懵地下意识接住他扔过来的东西,他看着好看的过分的天使,有点儿开心。
  
  
  
  其实蔡徐坤是不怀好意的。
  
  
  陈立农又何尝不知道,他可是个恶魔——更确切的说是魅魔,他一下子就能闻到那罐牛奶里药性极强的媚药。无论怎么样的媚药对于魅魔来说都是多此一举的。
  
  
  也许是这样吧。
  
  
  
  所以当陈立农赤裸着被五花大绑到一个只点着蜡烛的小黑屋的时候,他不明所以。
  
  
  “恶魔的药没用,可不代表天使的药没用。”
  
  
  蔡徐坤捏了捏陈立农的尾巴顶端的小三角,陈立农只感觉身体像是触电了一样。
  
  
 
  这个人比林彦俊还烂。
  
  
  蔡徐坤给陈立农松绑的时候陈立农掏出一把枪,手枪。他们本来就是与天使暂时勉强达成和解,要是对方种族对自己有什么不利的话,击杀还是很有必要的。
  
  
  
  蔡徐坤怎么可能让他有这种时候,他早就把弹夹取出了。
  
  
  
  他很快夺过陈立农的手枪掐住他的下颚让陈立农含住手枪地前端。
  
  
  
  “小恶魔,你以为你斗得过我吗。”
  
  
  
  陈立农却觉得那媚药生效了,手枪被蔡徐坤一推一挤已经快要到深喉,蔡徐坤还恶意地给他脚上拷上沉重铁球,链子的声音哐哐作响,陈立农耳朵有些疼。
  
  
  
  什么烂天使,假的。
  
  
  
  这是陈立农被蔡徐坤肏晕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 ( 13 )
热度 ( 292 )

© 苏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