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

“我知道失望永远大于期望但是我还是选择去期望,方翔锐展逸文我等你们回来,让我们再看见更好的你们。”

[坤农]是什么沙雕天使和恶魔的后续

💡微博小姐姐催我写的,没有车。

💡我相信小甜饼比车你们期待的更多的是小甜饼。

💡我打个草莓牛奶嗝儿。

💡惨兮兮的林彦俊同学:我的舍友被猪拱了

——

  自那以后蔡徐坤天天缠着陈立农不放,陈立农有点烦,从前天使和恶魔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就算现在改革了连成精都不行了天使也不应该这么放肆,蔡徐坤哪管这么多,看到心爱的东西就要抢,看到心爱的恶魔就要上是蔡徐坤的原则。
  
  
  “你很烦啦烂天使,跟你讲哦我以前的职业可以专门捕杀天使的哦你可不要烦我,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
  
 
  然后一拳砸到旁边的测试机器,叮,数值依然是490。
  
  
  蔡徐坤缩了缩脖子,他承认是有点害怕,但是不至于让自己打退堂鼓,当初尝到可口的禁果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尝一辈子了,这种事情怎么会这么容易放弃呢。
  
  
  “农农..。”林彦俊有些迷。“你旁边的是哪个恶魔啊,为什么带回来。”
  
  “我哪想啊!是他跟着我不放ne!!!!!他hin烦的啦!!!”
  
  
  得吧,兄dei你也是蛮厉害,把农农逼成这样。林彦俊同情他。
  
  
  为情所困,能得到农农的心上刀山下火海不足道。蔡徐坤郑重地点点头。
  
  
  趁陈立农去洗澡的时候林彦俊和蔡徐坤两个脑袋就凑了一起:
  
  蔡徐坤:兄dei三箱小面包。
  
  林彦俊:四箱。
  
  蔡徐坤:成交。
  
  
  然后蔡徐坤就跑了,陈立农出来的时候还有些疑惑:“嗯?蔡徐坤他人呢?”
  
  “被我吓跑了你信不信?”
  
  
  “得né吧,你连我都打不过né,你这张脸应该给我的。”陈立农哼哼唧唧地说。
  
  
  “那么,陈立农小朋友,给你什么条件你会跟别人走呢。”
  
  
  “我想要一屋子巧克力和草莓牛奶,一别墅那种。”
  
  
  “靠,你这个要求太为难人了,谁要你啊。”
  
  
  林彦俊一边说着一边给蔡徐坤发消息,陈立农看着他捣鼓手机也没说啥,打了个哈欠倒下去盖好被子说了句晚安就呼呼大睡,蔡徐坤还在打电话订购一别墅的草莓牛奶和巧克力,外加两个别墅,和林彦俊的小面包。
  
  
  如果成了,林彦俊我也要送给你一别墅的小面包。蔡徐坤想。
  
  
  第二天陈立农刚起来的时候蔡徐坤放大n倍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他吓得差点蹦起来指着蔡徐坤:“你魏森摸会在这里!”
  
  
  “我来接你呀。”蔡徐坤笑嘻嘻:“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蔡徐坤笑得好看,不让人拒绝那种,可惜了陈立农是个恶魔:“不要。”
  
  
  “好东西哦。”陈立农也是刚想要拒绝就被抱起来洗漱都没洗鞋都没穿就跟着蔡徐坤一起扑棱翅膀——其实只有蔡徐坤在飞,他想着这家伙实在是太瘦了,把他喂到跟范丞丞跟李权哲一样就可爱多了。
  
  
  李权哲和范丞丞打了个喷嚏。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陈立农已经决定放弃了,他以为蔡徐坤要把他囚禁所以不停挣扎,虽然这算是另一种意思上的囚禁(并不),陈立农看到他打开别墅门的时候却眼睛一亮——这是一辈子的草莓牛奶哇..喝到过期喝到腻都行啊。
  
  
  这还不够,蔡徐坤又指指另一栋别墅:“那是巧克力。”
  
 
  贿赂以后就不一样了,陈立农抱住蔡徐坤的脖子亲亲他脸颊:“我跟你走,我跟你走。”
  
  
  美人在怀岂不美哉?蔡徐坤咬咬他耳垂:“那我们进房间吧。”
  
 
  不言而喻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具体是什么就不细讲了。
  
  
  林彦俊同学只知道他现在多了一别墅的小面包,和那个收拾东西打算跟蔡徐坤走的舍友陈立农,他感叹吃货的强大土豪的有钱和爱情的力量,顺便嫌弃了一下陈立农打的草莓巧克力牛奶嗝。
  
  
  心酸的林彦俊吃饱了狗粮,转身拿小面包的时候发现一箱小面包已经没了,自己又吃太饱瘫在床上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绝望了:“老天野啊..舍友美了我的小面包也美了...。”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02 )

© 苏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