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

“我知道失望永远大于期望但是我还是选择去期望,方翔锐展逸文我等你们回来,让我们再看见更好的你们。”

[坤农]校园欺凌

💡我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文4K+

💡 @草莓味苦瓜糖 喃哥你的2000+fo贺文。

💡烂尾,没办法又虐坤坤又HE真的难。

——

  陈立农正在遭受校园欺凌,是真正的欺凌。
  
  
  他被蔡徐坤压在医务室的病床上狠狠地肏弄的时候只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蔡徐坤还恶意地用手机录视频下来以此来威胁他——尽管这个视频的存在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各种人在他待过的地方肆意说着陈立农到底是多么淫。荡,尽管他们没有亲眼见过那个视频。
  
  
  陈立农被孤立了,他的舍友林彦俊和尤长靖看着他每天消沉到连被称为心灵的窗户的眼睛都让人感觉死气沉沉,都替他委屈,他们还记得当时陈立农刚入高中的时候笑容满面,可爱的很。
  
  
  “陈立农,过来。”
  
  
  蔡徐坤现在叫陈立农的时候,陈立农肩膀一颤,眼眶止不住的红,受惊的兔子只能被迫主动凑近野狼身边。蔡徐坤看起来心情很不好,陈立农更加地害怕,蔡徐坤看他温吞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等着陈立农走过来用刚刚向他摇动的手一巴掌就打在陈立农白嫩地脸颊上,手指印明显的不得了。陈立农自然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突然袭击,他一声不吭也不反抗,蔡徐坤更加气恼。
  
  
  他在气恼什么?无所谓。
  
  
  陈立农只能这么想,拳打脚踢他都忍着不吭声了,这次蔡徐坤居然瞟了他一眼就转身走掉。陈立农没有任何庆幸,他反倒更加惧怕蔡徐坤下一步动作。
  
  
  他接下来几天都过得更加小心翼翼的,但是他每次见到蔡徐坤的时候他身边总有一个男友或者是女友,走过去就像没看见他一样,陈立农突然觉得自己释放了,他开心到委屈,在宿舍给他亲爱的两个室友讲着讲着就哽咽起来。隔壁的黄明昊过来串个门就看见他的农农学长在那儿抹眼泪,一激灵拉着李权哲跑过来给陈立农一个拥抱。
  
  
  被仓鼠的小肥脸蛋儿蹭蹭的时候陈立农突然又感觉心里像是什么哽住了。
  
  
  陈立农这一晚睡的比以前安稳很多。
  
  
  第二天陈立农刚睡醒的时候,已经快要迟到了,他来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空空荡荡,只有蔡徐坤一个人坐在他的位置上似乎在等什么人。而当他看见听到开门声的蔡徐坤转过头来的眼神是不怀好意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安稳的生活都是浮云。
  
  
  “很开心嘛。”
  
  
  陈立农不敢答话,他知道自己接受的应该是拳打脚踢,他即使一拳490也是毫无章法胡乱打,根本比不上有技巧的蔡徐坤。他感受到疼痛,以至于他也学会了忍耐。
  
  
  
  可没想到这次蔡徐坤竟然凑过来亲了一口,温柔似春风的那种。陈立农骂自己居然对欺负自己的家伙动心了,表情有些难堪。
  
  
  蔡徐坤看他的表情突然就想通了,他这几天都在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上了陈立农,这样看来正主是拒绝的,那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对他好,也是,到头来说,陈立农也只是蔡徐坤的泄欲玩具罢了。
  
  
  蔡徐坤突然发狠掐住陈立农的下颚。
  
  
  “你在我手下是不会好过的。”
  
  
  然后转身就走,陈立农不是第一次感到害怕了,他身体颤抖着想要离开这里,门被锁了。当尤长靖找到陈立农的时候是半夜十二点,今儿不用上课,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陈立农会被蔡徐坤锁在教室里,陈立农因为饥饿晕倒在地上。
  
  
  被唤醒补充能量的陈立农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转学。”
  
  
  因为陈立农的坚持,尤长靖只能大半夜和他马不停蹄回到家里然后准备办转学手续,以至于第二天蔡徐坤找不到陈立农的时候就觉得好笑。
  
  
  他以为他逃的了吗。
  
  ——
  
    陈立农来到新学校已经一个月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也没了,陈立农认为自己终于摆脱了,他还在这边认识了朱正廷等的朋友,当他解开心结开始重新迎接新生活的时候他又看见心里那只恶魔蠢蠢欲动——他来了。
  
  
  范丞丞坐在陈立农旁边有些担心地看着这个捂着头躲在课桌底下的小可爱,又抬头看了看台上新转来的同学,他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直到蔡徐坤那家伙走过来敲敲自己的桌子要求要坐这个座位的时候范丞丞才意识到绝对不一般。
  
  
  范丞丞知道现在不能让,他回绝了蔡徐坤。
  
  
  陈立农的汗比平时打篮球出的还多,浸湿了后背也湿了发尖,慌的是心,怕的是他。蔡徐坤坐在他后面的时候陈立农连动都不敢动,范丞丞轻轻拍拍这个快要缩成一团的家伙,瞟了眼后面的蔡徐坤。
  
  
  蔡徐坤的眼神让范丞丞一个寒颤。
  
  
  陈立农一下课就开始逃,范丞丞和黄明昊在后面追,陈立农的速度不是一般快,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个人都追不到他的影子。
  
  
  “范丞丞怎么办..农农他不见了。”
  
  黄明昊急得拽着范丞丞晃来晃去,范丞丞也是烦躁得挠脑袋:“那个蔡徐坤到底是什么来头??”
  
  
  
  蔡徐坤慢悠悠地走到他们旁边,黄明昊没过脑子的就挡住蔡徐坤:“你站住!”蔡徐坤没停脚,使劲撞了一下黄明昊。黄明昊现在正急躁还愤怒,一个拳头就往蔡徐坤身上招呼。但是他没法和蔡徐坤这种校霸老油条比,黄明昊一下子就败下阵,范丞丞也红了眼,握紧拳头。
  
  
  “你是比不过我的。”蔡徐坤嘲讽地笑他们两个的狼狈模样:“陈立农在哪儿?”
  
  
  “不知道。”
  
  
  “他宿舍在哪?”
  
  
  “不知道。”
  
  
  死鸭子嘴硬,蔡徐坤心里想,被他逮着了一定不让这个逃窜的坏孩子好果子吃。
  
  ——
  
  陈立农在宿舍里躲在被窝拽着衣角啃着手指甲。
  
  
  他在发抖。
  
  
  那个恶魔又来了,他没有打算放过自己,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笑容真的是错误的吗。陈立农眼睛里都是血丝。
  
  
  他在以前被欺负到哭的时候听见过蔡徐坤在他耳边说过一句你的笑容真好看。
  
  
  从那之后陈立农就不想自己再笑了,他不知道原来笑容能让自己跌入谷底,笑容是诅咒,恶魔便是诅咒的起源。
  
  
  各个宿舍门被蔡徐坤踹开,陈立农慌忙躲进浴室,力度没掌握好发出彭的响声。
  
  
  自然是被魔鬼听见了。
  
  
  蔡徐坤踹开陈立农宿舍门的时候陈立农把自己锁在浴室里躲在角落捂着耳朵,蔡徐坤蛮力打开浴室的时候陈立农心凉了一截,蔡徐坤居高临下看着他。
  
  
  “躲我很有意思?”
  
  
  蔡徐坤拽住陈立农头发往后扯让他看着他,陈立农不答话。蔡徐坤气冲上头脑,伸手就扒陈立农的衣服 陈立农这才护住衣服:“你..你干嘛!”
  
  “干你。”
  
  
  陈立农在蔡徐坤面前简直毫无缚鸡之力,这次蔡徐坤甚至套都没有润滑也没有就横冲直撞,血染红地板,陈立农哭得眼睛都肿起来。
  
  
  等朱正廷他们回来陈立农已经是一片狼藉倒在浴室里。
  
  
  ——
  
    “正正..正正,我好害怕。”
  
  
  陈立农现在是流着眼泪拽着朱正廷衣角,身体就算裹了一层浴巾也盖不掉那淤青牙印,朱正廷总觉得什么哽在喉咙,但也只能抱住现在这个惊慌失措的兔子拍拍他的背安慰他。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陈立农一抖一抖,黄明昊撮紧拳头:“不如我们报警吧。”陈立农一听抬起头更加无助,猛烈地摇摇头还一边说着不要,黄明昊觉得奇怪:“可是..只能这样做了啊。”
  
  
  陈立农咬着下唇垂眸不说话。
  
  
  他其实一直喜欢着蔡徐坤,但是蔡徐坤这样病态地对待他蹂躏欺辱他,他是实在受不了,但是又没办法阻止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陈立农每次都会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中用,但是真的没办法掩盖自己的真情实感,他甚至有时候还会享受蔡徐坤跟他的肢体接触。
  
  
  
  陈立农的手机响起来,一看,是林彦俊。
  
  
  陈立农跟他们打个招呼就跑到厕所接通电话,那边是尤长靖急急忙忙询问他最近有没有被欺负,陈立农一听尤长靖这熟悉的声音的时候就忍不住了,声音开始哽咽了,那头的尤长靖听的心都被揪起来了,他最近才知道蔡徐坤也跟着跑去陈立农那儿了,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急得跺脚。
  
  
  “没事的..长靖。”
  
  
  “怎么会没事啦!..哎林彦俊别抢手机!!!”
  
  
  “陈立农。”
  
  
  又是一个挚友的声音,陈立农最后一根理智崩溃了。
  
  
  “怎么办..我真的忍不住啦...为什么我就要被欺负..呜...欺负我也不用这么过分啦....我..我也控制不住喜欢他..就算是这样..我也喜欢他..我真的讨厌不起来..呜..怎么..怎么办...我已经快要崩溃了...。嗝..”陈立农蹲在地上放声大哭,朱正廷跑过来还不小心磕到额头,但是朱正廷觉得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心疼的那个小孩怎么样了。
  
  
  陈立农连电话也没挂就蹲在那边大哭,有些撕心肺裂。哭嗝打得黄明昊和范丞丞都觉得男生,陈立农还开始干呕,朱正廷伸手拿毛巾给他抹去眼泪:“农农别哭别哭。”
  
  
  厕所里面回荡陈立农的哭声。
  
  ——
  
  
  蔡徐坤自己也觉得难受。
  
  
  他也想好好对待陈立农,一开始他只是想吸引陈立农的注意力,没想到越发不可收拾,到最后他已经冷静不下来了。因为他觉得陈立农绝对不会再原谅自己了,干脆一错就错。
  
  
  见不到陈立农的时候蔡徐坤是自残来让自己快乐的。
  
  
  一刀一刀划在自己身上,他好像能感受陈立农当时痛苦的表情是什么感受了。穿透肺腑的疼痛不只是肉体,还有精神的折磨,蔡徐坤觉得自己近乎疯狂,嘴里念叨的是陈立农,还有原谅我。
  
  
  他喜欢看陈立农因为他而痛苦的表情,更确切地说,是陈立农为了他而做出改变的一举一动,那样让蔡徐坤的占有欲得到满足,他也痛苦,他喜欢的人因为他而痛苦,何乐而不为。
  
  
  
  他知道自己的爱不止是一点的病态了,但是一想到只有这样才能拥有陈立农,他心里的惭愧又消失不见,强大的占有欲让蔡徐坤一直想囚禁陈立农。
  
  
  这样是不对的,可是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欲望。
  
  
  所以人的欲望总是这么可怕。
  
  
  
  ——
  
  
  然后很多天蔡徐坤都没有去找陈立农,不知道是心怀愧疚还是什么。
  
  
  在陈立农伤养好的那一天蔡徐坤却又出现了,朱正廷吓得护犊子一样护着陈立农,陈立农却把朱正廷拉到背后:“正正你们先走,我有话跟他讲。”
  
  
  朱正廷一向是拗不过陈立农的,他瞪了眼蔡徐坤就拉开门进了教室。
  
  
  “陈立农,我要出国了。”
  
  
  “我果然还是太自私了,我也想通了,这次出国我也不回来了,对不起啊,我做的事情是很过分。”蔡徐坤把一张银行卡给陈立农:“这些是补偿,密码是你的生...。”
  
  
  “蔡徐坤,难道我只是泄欲玩具吗。”
  
  
  “嗯?”
  
  
  “这些钱我不能要。”陈立农把银行卡丢在地上还踩了一脚。
  
  
  
  蔡徐坤眼神有些以前没有的无助,抿了抿嘴,他确实不太明白这么补偿别人。
  
  
  
  “我大可以一开始就报警,为什么我没有选择,是因为我对你还有希望。难得你从来就没有发现我喜欢你吗。”陈立农说。
  
  
  “你做的一切,我可以从一开始就如实告诉老师和警察 甚至调一下监控都能知道你对我做了些什么事情。”
  
  
  “你难道就不知道我一直是喜欢你的吗。”
  
  
  
  “那你为什么躲我。”蔡徐坤反问。
  
  
  
  “是人都很难忍受吧。”陈立农翻了个白眼,蔡徐坤挠挠头。
  
  
  
  “这么大酒精味,你给我撸起袖子。”蔡徐坤也没藏着掖着,撸起衬衫给他看,上面结了疤的歪歪扭扭刻意去写的三个字:陈立农。
  
  
  陈立农现在有些难受:“你是笨蛋吗。”
  
 
  “我怕你不接受我..我只能那样拥有你。”
  
  
  两个人突然沉默了。
  
  
  
  “得了,走吧。”陈立农推了他一把:“去国外吧,下次回来还能找到我我们就在一起。”眨巴眨巴眼睛咕噜眼珠子又添加句:“不过下次就该我欺负你了。”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257 )

© 苏子 | Powered by LOFTER